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福州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整本书阅读”概念之我见

福州免费发布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1-11-09   

    “整本书阅读”概念之我见

                               

此次参加“整本书阅读”论坛,看到很多大咖例如樊阳老师,例如于树泉老师,例如彭科友老师讲述他们的阅读情况,让人非常震撼,即使整个国家阅读氛围并不是太好,即使语文学科没有明确要读什么书目,但是这些勇敢而有想法的老师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了他们的学生,这些就够令人感动的了。

召开了这样一次盛会,“整本书阅读”,但是什么是“整本书阅读”呢?

年月日,在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整本书阅读”论坛上,王本华在《让名著阅读成为课堂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的讲座上说,相对于“整本书阅读”这样的概念,她更喜欢“名著阅读”这个概念。

   年月日,王栋生老师在此次论坛上做了《不能忽视阅读趣味,没有自由的阅读不可能形成经验》的讲座,在会上很幽默的说:“读整本书,书店当然不会卖半本书了。”那么,王老师的意思显而易见,整本书就是指一本书,整本书阅读就是指读一本本的书。

   在我看来,无论王本华还是王栋生老师,都认为“整本书阅读”指的就是读一整本的书。甚至,王栋生老师指出,“整本书阅读的提出,说明语文教学面临着巨大的问题。”

在年,叶圣陶在《论中学国文课程标准的修订》中对“读整本的书”提到“把整本书作文主体,把单篇短章作为辅佐。”

年,《中学语文课课程标准》中,做了这样的表述:“中学语文教材,除了单篇的文字外,兼采是书本的一章一节,高中阶段,兼采用现代语的整本的书”。

这个时期,都提到的是“整本的书”,不是我们现在提到的“整本书”。

年《全日制中学语文教学大纲》,确立“名著阅读”的概念,语文教学开始重新建立名著阅读的观念,当时各年段的教学要求建议“课外阅读三五本书”,但那时基本上也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在语文教学中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年月出版的《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在教学建议部分也做了这样的表述:“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

那叶圣陶提出的“整本的书”,与“名著阅读”和我们现在提出的“整本书阅读”概念是一样的么?

深圳新安中学吴泓老师在《语文学习要读整本的书》一文中提出:“我们读正本的书,不是一个数量上的概念,如读一本《诗经》、一本《楚辞》、一本《红楼梦》、一本《边城》或者一本《老人与海》和一本《到灯塔去》;也不是一个随性随意、缺少指导的过程式的概念,如像过去前辈学人说的“偷空看《三国演义》(叶圣陶语)等一本或者几十本‘闲书’”

   吴泓老师认为“我们读整本的书,是指以一部经典或者一个核心人物为中心,根据学生在一定的年龄段可能达成也应该达成的语文能力或者语文素养,整合五类以上的材料,进行有目的、有计划地阅读与研究,最后写出研究性文章(含写作、展示、评价、反思等环节)的这样一个过程。”,就吴泓老师看来,“整本的书阅读”,指的是读书的系统指导过程。

   在我看来,“整本书”,“整本的书”,“名著”,哪个概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看到:语文教育已经开始意识到阅读方法指导的重要性,并开始进行阅读方法指导的探索。



“整本书阅读”概念之我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整本书阅读”概念之我见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